网站导航

银行担保如何“逼死”新三板公司? 连壳都保不住

2017-06-28 12:29:54 八戒财经网

新三板的近10000家挂牌公司中,在2016年真正面临破产危机的,不是展唐科技、枫盛阳,而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电机定转子冲片制造商,永宇冲片。

11月11日,永宇冲片披露,公司的债权人嵊州市峰帆贸易有限公司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已符合破产重整条件”为由,向法院申请对永宇冲片进行破产重整。

永宇冲片成为新三板第一家被申请破产的公司。

挖贝新三板研究院资料显示,永宇冲片2009年成立,2016年2月29日挂牌新三板,是一家名符其实的“夫妻店”:控股股东魏永良、邢利夫妇合计持有公司74.91%的股份,魏永良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邢利担任财务总监。

八戒财经网梳理发现,挂牌不到1年就走向破产危机,对于永宇冲片来说并不是偶然。

财务管理先天不足:占款、担保一团乱麻

身为“夫妻店”的永宇冲片,有着复杂的关联方关系。魏永良、邢利的儿子魏宇杰、魏永良的妹妹魏良燕、邢利的兄妹邢江、邢小利等人均在永宇冲片股东名单中。

此外,魏永良、邢利二人手中还控制着多家关联企业,其中的一家浙江锻压机床有限公司1951年7月就已经成立,主营锻压机械及配件,魏永良、邢利二人100%控股。

有“家族企业”基因的永宇冲片,在资金占用、贷款担保上可以说是一团乱麻。

2015年9月至12月,永宇冲片陆续向关联方锻压机床和特殊电机厂拆出资金1400万元、2568万元,占用均为免息的短暂借款,在2015年底已还清。2016年上半年,永宇冲片又向特殊机电厂进行了两笔资金拆借,合计2300万元。该借款也同样是无息的短期借款,在2016年4月归还。

对外担保上,永宇冲片也相当大胆。截止2015年底,永宇冲片仍在履行的担保合同有5750万元,除了为锻压机床提供的2500万元担保,还向另外9家公司提供担保。截止2015年6月30日,永宇冲片的带外担保总额占净资产比例的59.7%。

值得注意的是,永宇冲片的现金流自2013年起,已经连续3年为负。公司2013年、2014年、2015年有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分别为-231.9万元、-1623万元、-1186.5万元。魏永良、邢利还在2015年9月22日出具了规范对外担保的承诺函,承诺尽快清理对外担保,未来将审慎进行对外担保。

危机开始:受4000万担保牵连 账户遭冻结

虽然有承诺,但2015年9月后,永宇冲片依然对外提供担保。最终,永宇冲片为锻压机床提供的4000万元大额担保出现纠纷,让永宇冲片被银行起诉,银行账户被冻结。

2015年11月17日、11月18日,锻压机床累计向北京银行绍兴分行签订了总额为4000万元的借款合同,双方约定的贷款最后到期日为2016年11月16日。

同往常一样,魏永良、邢利、永宇冲片均为这几笔借款做了《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魏永良、邢利、永宇冲片分别为锻压机床与北京银行绍兴分行的全部赵武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包括主债权本金及利息、罚息、实现债权等费用。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2016年7月21日,锻压机床突然中断了向北京银行绍兴分行支付利息,10月13日,北京银行起诉锻压机床、魏永良、邢利、永宇冲片以及另一家担保公司浙江一景乳业股份有限公司。

10月18日,法院裁定立即冻结锻压机床、魏永良、邢利、永宇冲片、一景乳业的银行存款4045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

值得注意的是,永宇冲片在今年4月还发布了一个《关于预计2016年度日常性关联交易公告》,其中预计对魏永良、邢利、锻压机床的2016年预计担保金额不超过1亿元。还称,这些关联担保有利于满足公司流动资金需求,利于公司持续稳定的经营和长远发展。

永宇冲片关联交易预告

惊人:背后仍有未知债务

陷入担保纠纷,还只是永宇冲片危机的开始。事实上,永宇冲片早就陷入多起债务纠纷,不过公司却并未按照规定进行披露,甚至没有告知其主办券商财通证券。

10月28日,永宇冲片发出涉诉公告。同时,财通证券发布风险提示,称永宇冲片的对外担保即未告知主办券商,有没有经过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决议。此外,永宇冲片涉诉的4000万担保金额已经达到公司2016年6月30日净资产的132.67%。

11月8日,财通证券再次发布风险提示,称通过“启信宝”发现永宇冲片还涉及其他3个开庭公告,分别是1个今日借款合同纠纷和2个小额借款合同纠纷。

财通证券称,主办券商为查询到相关信息,第一时间到永宇冲片进行了现场检查,对公司管理层进行访谈,并要求公司及时提供诉讼相关资料。目前公司尚未予以提供。

挖贝新三板研究院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6月30日,永宇冲片的负债总计已经达到1.19亿元,净资产为3048.8万元,资产负债率达到75.98%。公司2015年、2016年上半年分别亏损517.6万元、171万元。

最后一根稻草:被供应商申请破产

2016年10月24日,债权人峰帆贸易以永宇冲片“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 已符合破产重整条件”为由,向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永宇冲片进行破产重整。

挖贝新三板研究院数据显示,永宇冲片多年向峰帆贸易采购生产原材料铝锭,几乎每个报告期末都会有对峰帆贸易的应付账款。在2015年6月底,永宇冲片有352万元的应付款项未支付给峰帆贸易。截止2015年底,有143.5万元的应付款项未支付给峰帆贸易。

截止2016年6月底,永宇冲片有347万元的应付账款费支付,但公司并未公布其中明细。

这意味着,如果永宇冲片对峰帆贸易没有其他债务存在,那么压死永宇冲片的“最后一根稻草”可能还不到347万元。

命运:连壳都没有 或将面临摘牌

资不抵债、涉及多起诉讼、账户已经被冻结,永宇冲片就这样成为新三板第一家被申请破产的公司,也可能成为新三板第一家因破产被强制摘牌的公司。

股转系统在10月21日发布的《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股票终止挂牌实施细则》中明确规定,被法院宣告破产的挂牌公司,将被股转系统强制摘牌。

其中还要求,在挂牌公司收到强制解散决定文件或收到法院受理破产申请的裁定文件当日,主办券商就要首次发布挂牌公司可能被终止挂牌的风险提示。

一旦法院受理了永宇冲片的破产申请,永宇冲片就会面临摘牌风险。如果最终永宇冲片难逃破产命运,那么永宇冲片必将面临摘牌。

对于许多新三板公司来说,经营不下去了好歹还有个“壳”值点钱。如果永宇冲片破产摘牌,这最后一点的“壳价值”也将烟消云散。

相关阅读